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许成的这篇文章无异于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一颗即将爆炸的炸弹,瞬间便引起惊涛骇浪。一时间整个厨艺圈都在议论许成这一行为,当然,大家议论的方向都是好的,甚至还充满期待。
几十年前,许成对于这个大千世界美食的寻访与探索,给了全世界各地厨师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无论是国宴精品菜还是街头几毛几块一份的小吃,只要能登上《知味》就能被世界各国的美食爱好者所熟知,就有许成的狂热粉丝,愿意不远千里,跋山涉水,或火车或汽车先去只为一尝《知味》上的美味。
几十年过去,最早一批登上《知味》的厨师们基本上都年老,有很多都已经退休,厨艺圈子也涌现出了许多新鲜血液。这些年有不少年轻且毫无背景的厨师惋惜自己生错了时代,若是早生个几十年的被许成发觉未来会大不相同。
现在他们的机会来了。
许成变成了曾经的许成,他们能不能像几十年前那些前辈一样抓住机会扬名立万就是他们的事了。
冷帝的暖心小寵 蘇若鳶
但这一切都和江枫无关。
他正在布置年会现场。
红条幅,红丝带,各种红色装饰物。知道的这是在布置年会现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布置结婚现场。
至于江枫带去泰丰楼的那本《知味》现在正在王秀莲手中,看王秀莲同志手不释卷爱不释手的读书态度,江枫就觉得这篇文章今年十有八九要出现在王家列祖列宗的坟头上。
“枫枫,水果我们都买回来了,你看看这个果盘是我们两个一起装还是我和夏夏一起装?”同样一大早起床的还有吴敏琪,季夏,季雪和季月,大家各有分工。
“你和夏夏去装吧,我这边还要再挂好多红灯笼呢。”江枫无奈地打量着手中的红灯笼,十分怀疑这灯笼是去年过年时泰丰楼装饰剩下的。
“那好,那就我和夏夏去装果盘。走啦夏夏,咱们去装果盘,把你最喜欢的先吃掉不要给她们留。”吴敏琪笑道。
霸氣君少狂寵名門貴妻
以往若是吴敏琪跟夏夏说这样的话,即使夏夏很清楚这是在开玩笑,依旧会很高兴的用力点头,然后一脸雀跃的像小尾巴一样提着水果跟在吴敏琪后面。
可现在的夏夏并没有显得很高兴,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就像是接受老师布置的作业一样跟在吴敏琪后面。
夏夏有点不太高兴,准确的说是这段时间都不怎么高兴。
江枫是在决赛结束后两三天发现下的情绪出了点问题的,起初他以为是因为季婆婆回粤省,夏夏因为和婆婆分开所以兴致不佳,一直都是无精打采的。
可现在看来显然不是因为这个。
江枫昨天就问过季雪了,她们两个买了今天下午回粤省的火车,预计明天上午就能到家。按理来讲,如果夏夏是想婆婆的话,今天就可以回家应该是很高兴的。
江枫看着夏夏的背影,觉得果然是孩子大了心里就复杂,都开始有心事不跟师父和姐姐讲了。江枫发现比起现在有事儿藏在心里的夏夏,他还是更喜欢原先那个没心没肺,开心傻乐,不高兴就把难受写在脸上的夏夏。
“师父!”
第一武 青春小九
就在江枫把所有灯笼都挂完,准备找个地方摸鱼偷懒的时候。他的二号小徒弟,虽然还没有举行拜师宴,但是已经改口的张茜提着一大袋糖果从门口跑了进来。
张茜的期末考试早就结束,她们宿舍的同学也相继回家过年,只剩下她一个钉子户还赖在宿舍天天去泰丰楼打工等着年会。比赛那天张茜因为有考试没能去,但据她所说,她在考试结束后第一时间看了直播,在江枫夺冠时刻还发了弹幕。
“师父,你知道我今天路过报刊亭看见什么了吗?”张茜一脸兴奋的从糖果袋里抽出一本崭新的《知味》,“你又上《知味》了!”
“我已经看过了。”江枫笑着道。
“啊。”张茜以为自己给江枫带来了一个惊喜,没想到江枫早就看完了。
“对了,你想拜师的事情和你父母商量过了吗?”因为先前店里太忙江枫一直没时间和张茜提这事,现在已经到了年会,马上就是长假,他有充足的时间来处理先前没有处理的事情。
“还没有,但是我让我爸妈看了你决赛的直播。”张茜一脸喜色,晃了晃手中的《知味》,“再加上这本《知味》,我爸妈肯定会同意的!”
“之前看完你直播我爸就和我说,以后要是哪个人能有幸拜你为师绝对是祖坟上冒青烟。”
“瞎说什么呢。”江枫不禁笑着摇头。
豪門霸情:boss寵妻百分百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也发现了,张茜可能是因为刚刚上大学第一次真正接触外面世界的原因,有些放飞自我,性格方面非常跳脱,只要熟了什么话都敢说。
“那我去帮忙啦。”张茜很是自觉,非常有泰丰楼员工应有的义务为资本家打工的觉悟。
妖生艱難:娘子是個伏妖師
“你去厨房帮琪琪还有夏夏分果盘吧,我看她们买了挺多水果的,处理起来需要点时间。”江枫道,见张茜转身就要往厨房走顿时叫住她,“等等,你最近有没有发现夏夏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不太对劲?”张茜想了想,“师父你是指师姐她好像有点怕我吗?”
江枫:?
夏夏怕张茜???
江枫把张茜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怎么看怎么也不觉得力气不是很大甚至需要练基本功的张茜,看起来是能打赢前不良少女夏夏的样子。
“她怕你?”江枫一脸诧异。
张茜点头:“我也不知道那样算不算怕,但是我总觉得师姐好像有点在躲着我。”
“怎么说?”
“先前师父你不是跟我说师姐,刀工火候调味方面的基本功不是很扎实,让我有空常叮嘱吗?我根本就找不到机会叮嘱,师姐每次切菜揉面感觉都在故意躲着我,离我都特别远,吃饭的时候也坐得离我很远。”
“我能感觉到她并不是讨厌我,但就是在躲着我。”张茜也有些苦恼,“师姐是不是觉得我年轻比她大,所以感觉不太好意思啊。”
年華花落孤殤年淡
冷酷總裁的啞妻
这下江枫是真的诧异了,他先前一直以为夏夏是很喜欢张茜的。最开始他在犹豫要不要收张茜为徒的时候,夏夏的表现都是很积极主动甚至是兴奋的。
张茜说的这些,他先前确实是完全没有注意到。
“可能是有些不习惯吧,没事,马上就过年放假了吧,等放假回来再看看。夏夏有的时候性格是有些别扭,多花些时间磨合就好了。既然她现在有些躲着你那你就先别去分果盘,去帮忙铺桌布吧,等一会儿那张大桌子是要抽奖的。”
“好。”张茜点头。
江枫并不知道的是,他的大徒弟和二徒弟要在很多年后才有机会磨合。
因为夏夏年后并没有回到泰丰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