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可万万没想到,薛安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布置下了这等逆天法阵,整个过程梁晋芃连一丝察觉都没有。
这怎能不令他为之心惊。
鄉長升職記 夢筠
但身为山主的尊严令他不可能低头,因此冷声道:“礼尚往来?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上清山好像并没有得罪过你的地方吧!”
薛安眉间的这丝剑意缓缓的转动着,冰冷的剑光映照在他脸上,令他的神情都变得莫测而高远。
“没有得罪过我的地方?呵呵。”薛安冷笑一声,然后嘴唇微动,直接将后面的话以神念的形式度了过去。
本来满脸怒意的梁晋芃浑身巨震,然后惊骇欲绝的看着薛安。
“你……你是……。”
薛安点了点头,森然一笑道:“没错,我是!所以现在,到了你们该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言罢,薛安眉间的这丝剑意轰然扩大,然后一剑斩出。
这一剑业已纯粹到了极点,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掺杂在里面,就好似天河倒卷,须弥山倒落一样,整个虚空都被生生撕裂。
同时,无上剑威当空划过,所过之处,空间被切出了一条无比平滑的缝隙。
咔嚓嚓。
醫絕天下之農門毒妃
巨大的般若峰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响,然后便被从中间劈为了两半。
鼓荡起来的飓风四处席卷,令所有围观之人心神震颤。
“这一剑……。”有人面如土色,轻声呢喃着。
但更多的人则一脸凝重的看向了原先的般若峰。
终于,光焰逐渐散去。
再看此时的场中,所能站立者业已十不存一。
山野閑雲 來不及憂傷
即便站着的,也是伤痕累累,满眼惊恐之色。
封神錄 金宇
囚婚陷阱:總裁前夫好殘忍 流浪紅薔薇
唯有梁晋芃站在薛安的面前,脸上满是苍白之色。
梁晋芃呆呆的看着薛安,良久之后方才轻声言道:“这就是红莲剑意么?”
薛安淡淡道:“是!”
“果然厉害!”随着话音,梁晋芃的咽喉间突然出现了一抹殷红,紧接着便迅速扩大开来。
鲜血迸溅而出,可身为顶级仙王的强大生命力令他即便如此依然顽强的存活着。
梁晋芃用手捂住自己的咽喉,目光呆滞的看着对面的薛安,“其实当年的事,和我无关。”
“我知道!”
“但身为上清山的山主,我总得付出代价,是么?”
薛安静静的看着生命力正在疯狂流逝的梁晋芃,点了点头,“没错!”
梁晋芃笑了,但这笑容之中却满是冰冷和怨毒。
“薛安,你确实很厉害,但你布下此等大阵,强夺天机,想必也耗费了你不少精力吧,若我没猜错的话,这一战之后,你的实力必将跌落谷底一段时间,对么?”
这番话旁人根本听不到,因为薛安早已遮蔽了四周。
而在闻言之后,薛安微微一扬眉,“那又如何?”
“呵呵呵呵!”梁晋芃的嘴中开始往外狂涌鲜血,但眼中却满是畅快之意。
“薛安,我家师祖外出未归,他若在此,容不得你如此放肆,而此事之后,他一定会找你算账的,到时候,我会在地狱之中等你!”
说罢,梁晋芃猛地用手一握。
咔!
他的脖颈便被他自己生生掐断了,死尸跌落在地,就此绝气身亡。
但薛安的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异色。
“咦,没有神魂?”
然后薛安便抬起头来看向了虚空某处。
“没有任何神通术法的气息,但神魂却消失了,莫非……。”
薛安的眼中第一次现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正在这时,一声尖叫将薛安唤醒过来。
薛安抬眸望去。
只见鬓发散乱的傅念之正惊骇欲绝的看着地上的死尸。
此时的这位天之娇女,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嚣张。
刚刚那一剑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反正她就亲眼目睹了数十名实力强横的天骄是如何被这一剑斩为两半的。
其中就有那位人皇殿的东宫太子落荣锦。
这位尊贵无双的少年天骄不管去到哪里都会是万众景仰的对象。
可就在刚刚,他却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斩为了两半。
至于飞虎堂的那位楚雄,死状更是凄惨。
这种冲击不可谓不大。
但这一切加起来都没有梁晋芃的自杀来的令人惊恐。
所以她才会惊叫出声。
但等喊出来后她才惊觉不妥,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可一切都晚了,当薛安的目光看向她时。
庞大的压力瞬间便将她给压垮了。
她扑通一下便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一般,嘴里更是连连求饶。
“红莲大人饶命,红莲大人饶命啊!”
这下,剩余的这些宗门天骄也全都沉默了。
能站在这个擂台上的,哪个不是心高气傲的少年英豪。
就在刚刚,他们还意气风发的准备一决高下。
可眨眼间,他们之中的人便死了大半,剩下的也是满身伤痕。
學霸養成小甜妻
这等落差,简直令人绝望。
而一切,都因为那个站在高空之中的白衣少年。
此刻。
无数人都在用无限敬畏的目光看着薛安的身影。
天上地下,在这一刻好像就只剩下了他一人一样。
早安,蘇先生
慕无霜瞠目结舌的看着。
她知道薛安厉害,但没想到居然会厉害到这种程度。
仅凭一己之力,便力斩众天骄,甚至连上清山的山主都被一剑斩灭。
这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范畴。
至于人群之中的宫芸君,这时候反倒冷静下来,然后一脸骄傲的仰起头来。
对于这个结果她其实早有预料。
现在的她,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偶像有多厉害。
正在这时,薛安对那叩头不止的傅念之说道:“想活命?那好,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傅念之浑身一颤,突然想起了什么,满脸希冀的看向了站在远处的岑元和。
“元和,救我!”
可此时的岑元和却是一言不发,沉默良久之后,他垂下了眼眸。
“念之,你不该这样的!”
这句话一出,傅念之如遭雷击一般,难以置信的看着岑元和。
“你……你这是不要我了么?”
“不是我不要你,而是你自己主动放弃的!所以……。”岑元和满脸厌倦之色,“你自己了断吧!”
傅念之浑身一震,旋即露出了惨然之色,“我明白了,哈哈哈哈,你也不过是这个薛安的走狗而已,我居然会向你求情,我真傻哈哈哈!”
惨笑声中,傅念之无限怨毒的看向薛安,“我诅咒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罢,她的身躯一震,然后眉间便爆裂开来,双眸迅速黯淡。
至此,这位千鹤仙子便也自爆神魂,绝气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