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
小說推薦戰場合同工
“不不不,我不想知道你们的身份,也不想看你们的证件。我只希望你们快点离开,不要伤害我。”本奈特医生摇了摇头。
傲訣天地
“恐怕这个希望不大容易实现。也许你至今依然不明白,你这位客户是什么身份。但你实际上协助了一个恐怖分子改头换面。你想这样结束,恐怕不太可能。
仔细想想,本奈特医生。你是一个著名的外科整形专家,找你做手术费用可不低。你更别说,把你请到医院外面来做手术了。
我想对方应该给了你一笔巨款。让我猜猜,对方应该不是通过银行转账,这样太容易查出来。
对方应该是给你现金,这么一大笔现金,你认为是一个卡车司机能够支付得起的吗?
况且一个卡车司机,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动手术?甚至不敢在医院里进行手术,而非得安排在医院外面。
壯誌雄心
这其中的原因你想过没有?”精算师将岸看着本奈特医生,冷笑。
“别说你什么都不知道。恐怕你知道对方有什么特殊原因,否则也不会出这么一大笔钱。
这么大笔的现金,你现在应该还没来得及处理。如果你报警,警察来了之后,应该会查到这笔钱。
这样的话你就铁定成了恐怖分子的同伙,必须为一周之前的恐怖袭击负责。
这已经不仅仅是从事恐怖活动,而且你身为一个美国人,却和袭击美军的恐怖分子混在一起。这是相当严重的叛国罪。”林锐叹了一口气。“现在你还决定报警吗?”
本奈特医生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林锐说中了他的心事。客户的种种异常表现,加上现在来找他的两个神秘人。
让本奈特医生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他无奈的举起了手,“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说。但是我求你们不要报警。我真的跟他们没有任何关联,我只是一个医生。”
“先来说说你的客户……很遗憾,我们没有他的具体照片,但我们已经掌握了他的一些大致特征……”精算师将岸,把银狼米歇尔的一些大致特征描述了一遍。
“是的。他就是我的客户,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是什么恐怖分子。大概在十年之前我帮他做过一个手术,当时他是个卡车司机,在一次爆炸中失去了半边脸和一只手。”本奈特医生回答道。
“是吗?他确实是在爆炸中失去了一只手,但那可不是危险品爆炸导致的,而是在阿富汗的战斗中失去的。”林锐冷笑了一声。“你应该还注意到他身上不止一处伤痕。
而且像你这样的医生,很容易看得出来,那些是枪伤留下的。”
本奈特医生有些尴尬,“好像是有一些,但这不是我的职业范畴。我只是一个整形医生。我不会去打听病人的隐私,相反我还必须遵守医患协议,为病人严格保密。”
“这可不是一般的事件。听说过爱国者法案吗?凡事涉及危害美国的恐怖活动,就没有个人隐私可言。”精算师将岸冷冷的道。
本奈特医生打了一个寒战,“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个普通的病患。”
“现在你有一个机会,跟我们好好说说那个病患的情况。”林锐拍着他的肩膀。
“好吧,我就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之前确实帮他做过手术,那是十年之前。现在他其实挺好的,但他要求我帮他重新整容。
要求要看起来不像原来的自己,我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些奇怪的个人的要求,根本就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本奈特医生摇头道。
“他现在还在那家夜店里吗?”林锐问道。
英雄聯盟:無極劍聖 水晶腦袋
“我不知道,但我们通常是在那里见面。在夜店后面的楼上,有一个房间被布置成了手术室。我在那里帮他进行手术。
这个手速很细致,也很复杂。总共需要十几次,才能达到他所想要的效果。
市長大人
超級搜鬼儀 我醜到靈魂深處
所以按照约定,我每隔几天的晚上就会去一次那边的夜店。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平时是不是待在那里,又或者是在手术的时候才会过去。
每一次我去,都是有两个安保人员带我进去的。然后在手术结束之后又把我带出来。
整个过程他们都让我走一条内部专用道路,不让我接触任何人。”本奈特医生结结巴巴的道。
“你让我怎么说呢?本奈特医生,你应该看过一些电影,知道那些恐怖分子是怎么做事的。
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既然这么在意保密,那么在手术之后,他们会怎么处理你这个知情者?
毕竟大家都知道,只有死人才会彻底保密。”精算师将岸,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是你的话,会庆幸我们及时找到你。否则等你完成了手术,恐怕也就……是你彻底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了。”
本奈特医生浑身大汗淋漓,当即表示愿意。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都说出来,并且要求这些中情局的人能够提供保护。
林锐一边含含糊糊的答应了下来,一边仔细追问关于银狼米歇尔的所有细节。
在半个小时之后。林锐和精算师将岸才结束了对他的询问,起身准备离开。
本奈特医生一脸茫然的道,“所以就这样了吗?”
“目前就先这样了。”精算师将岸点头道。
“你们不用对我提供什么额外的保护,或者其他什么?”本奈特医生紧张的道,“如果事情就像你们说的那样,我现在应该非常危险。”
“放心,那个恐怖分子是干大事的。他不会针对个人目标下手。而且,根据你之前的描述,他的手术应该还没有完成。
所以目前他还不大可能对你动手。再确认一遍,你和他下次见面的治疗时间,应该是在周五对吗?”精算师将岸问道。
“是的,是的,就是在周五。晚上十二点,我们每次手术结束之后,都会约定下一次的具体时间。”本奈特医生。有些心神不宁地道。“我真的不需要报警,以要求保护吗?”
“我劝你最好不要,如果你这样做了,对方会认为你识破了他的身份。这样反会更麻烦。我们会尽量在周五之前抓住他。”林锐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