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曼哈顿中城区的纳斯达克交易所总部。
临近上午9点30分的开盘时间,如同沙丁鱼罐头般挤满了人的交易所大厅内,气氛越发火热。
来自《巴伦周刊》的记者保罗·艾恩霍特望着台上正在进行IPO致辞的Instagram董事长兼CEO黛博拉·利普曼以及周边参与这次IPO观礼的A、B、C三女乃至腰精、腿精等等一群女人,很有种写一篇《维斯特洛的女人们》的冲动。
这大概是最近几年很多记者内心都渴盼的事情,如同当年洛杉矶一家八卦小报罗列霍华德·休斯164个女朋友那样,轰动一时。
可惜只能想想。
霍华德·休斯当年只是派人把当天的报纸全部买断,倒是没有更多后续,但如果放在西蒙·维斯特洛身上,谁敢这么揭露那位超级富豪的花边绯闻,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维斯特洛体系目前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当金钱开始说话,事实就会闭嘴’的级别,两年前赫斯特家族与西蒙·维斯特洛的对撞以惨败收场,让‘自由’了大半个世纪的美国媒体再次感受到了金钱的力量。
随后,维斯特洛体系在政界和媒体等各个方面的强化布局,使得舆论在维斯特洛体系面前显得越发无力。
校園絕品狂神
就说保罗·艾恩霍特自己,上周《巴伦周刊》上那篇分析好莱坞格局的文章,正是这位记者所写,只是相当隐晦地暗示了一下丹妮莉丝娱乐在好莱坞的垄断倾向,结果随后还是遭遇了来自母公司道琼斯集团的直接压力,暗示今后类似的文章尽量不要发。
而今天,保罗特意被派来Instagram的上市现场进行采访,就是主编给他的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大体是接下来肯定要写一篇花团锦簇的夸奖文章,也算是颇为器重他的上司一种良苦用心。
只要下周文章发表,肯定时刻关注着美国媒体动向的维斯特洛体系公关团队,意识到他的态度改变,大概就不会再将他记在某些黑名单上面。
归根结底,媒体哪有什么真正的自由。
哪怕是当年的水门事件,终究也只是当时美国两党激烈博弈的结果,否则,一家因为老板自杀只能由一个寡妇苦苦支撑的报纸,怎么敢招惹当时权势炽盛的尼克松总统?
想到这里,保罗·艾恩霍特只觉得,现在美利坚所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就是缺少一个能够对抗维斯特洛体系的势力,无论是资本势力还是政治势力。缺少了制衡,维斯特洛体系对这个国家的控制力只会越来越强。
当然,依旧只是想想。
人到中年有妻有子的保罗·艾恩霍特可没想过去做一个对抗资本的殉道者,要不然也不会接下今天这份活计,而且想好了,肯定花团锦簇。
人生贏家快穿 笙簫戚戚
转念间,台上的D女郎完成了致辞,保罗·艾恩霍特连忙跟着人群一起鼓掌。
随即,9点30分,Instagram的几位高管在诸位观礼嘉宾的簇拥下,一起按下了象征着敲钟的电钮,宣告Instagram股票正式在纳斯达克市场开始交易。
首先还是询价阶段,这也是今天很多人非常关注的一点。
因为Instagram的IPO估值实在偏低,业界此前估计,哪怕这家图片分享网站的估值确定在100亿美元都绰绰有余,结果竟然只有60亿美元。虽说很多聪明人很快明白维斯特洛体系这么做的意图,却也丝毫无法阻挡事情向着某些人期待的方向发展。
毕竟这种便宜,各方资本怎么可能不占?
諸天大工匠 執筆書憤
于是,开盘二十多分钟后,当第一轮询价结果出炉,无论是场内场外都一片惊诧。
17.00美元-18.00美元。
哪怕取中间值,首轮询价涨幅也直接过半,达到52%,这也意味着Instagram的市值直接突破了100亿美元大关,达到103亿美元左右。
果不其然,受到Instagram挂牌后备受热捧的刺激,纳斯达克新科技板块在开盘半个小时内的涨幅也直接冲破了1%,股票交易量明显超过前些日子。
首轮之后,又经过随后四轮的询价,当Instagram的股票正式开始自由交易,股价已经突破了23美元。
正式开始交易后,保罗·艾恩霍特在Instagram管理层的又一个小型媒体见面会上勉强捞到了一个提问机会,结束采访,离开了交易所的一处采访厅,跟在保罗身边的摄影师莱纳德突然就忍不住道:“我现在都希望自己是个女人了。”
保罗知道莱纳德为什么突然由此感慨,两人重新回到大厅,打算继续现场看盘到中午,一边道:“现在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不过,西蒙·维斯特洛大概不会喜欢变性人,或许你保持男人状态,还有一点点机会。”
“不可能,”留着长发外貌其实也很能吸引姑娘的莱纳德道:“根据我这些年的观察,西蒙·维斯特洛很直,非常直。”
婚圖漫漫:抱得總裁歸 畫空疏影
保罗抬头望向大厅的股价显示器,笑道:“这可真是遗憾。”
莱纳德倒是没有跳过这个话题的意思,而是道:“刚刚,你注意到D女郎身边的那个小个子女孩了吗?”
“珍妮弗·布瑞?”
“原来你也知道啊。”
保罗点头,同样既感慨又羡慕,说道:“当年维斯特洛客串麦当娜演唱会,跳上舞台那个姑娘。坦白说,这姑娘应该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果儿’了,以她持有的Instagram不少于1000万股的股票,只是以目前股价计算,身家就已经超过两亿美元,如果接下来Instagram继续上涨,甚至可能在明年登上《福布斯》榜单,追星把自己追上《福布斯》榜单,我还没听过第二个。”
莱纳德也是感慨,和保罗一起看向股价显示器,问道:“你觉得Instagram市值最高能达到多少?”
“很难说,还要看这家网站后续的业绩,”保罗摇了摇头,道:“不过,只是凭借现阶段1.6亿的庞大用户基础,100亿美元的市值就已经绰绰有余,更何况这家公司还有维斯特洛体系的幕后支持,我倒是觉得,后续伊格瑞特可能会全盘收购Instagram。”
“这不太可能吧,伊格瑞特现在的垄断趋势已经这么明显,即使司法部这次的调查依旧只是克林顿政府在做样子,总不会再放任伊格瑞特继续扩张,否则其他一些同类型竞争网站肯定会闹起来。”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要维斯特洛觉得有必要。更何况,Instagram的业务也过于单一,一旦进入瓶颈,要么被收编,要么主动向其他领域扩张,显然前者更容易一些。”
两人正聊着,突然听到周围一阵轻微的喧哗声。
“5000亿,5000亿了!”
“哇哦,第三家5000亿美元,不知道第四家需要多久?”
“伊格瑞特股价呢?”
“……”
喧喧嚷嚷中,不等两人打听,交易所大厅最大的股价显示器上就出现了几组股票的信息。
原来,继伊格瑞特和丹妮莉丝之后,思科公司在上午这一波上涨之中,市值也正式突破5000亿美元大关,成为北美市场第三家市值达到5000亿美元的超级巨无霸。
不仅如此,大选结束单周市值就已经突破6000亿美元的伊格瑞特公司,一个月后的现在,市值也已经突破了6500亿美元,明显在加速向着更加让人惊悚的7000亿美元市值进发。
西蒙则是在中午时分赶到中城区一家酒店的Instagram庆祝酒会现场才听到消息。
上午着实忙碌,还要关注其他很多事情。
比如刚刚结束一个票房周的北美票房数据,这一点没有多少悬念,《神奇女侠2》轻松蝉联单周冠军,而且次周的单周票房依旧破亿,达到1亿零122万美元,成为继《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之后第二部实现连续两周破亿创举的电影。
上映半个月时间,《神奇女侠2》的累计票房也因此达到2亿5495万美元。可以说,4亿已经板上钉钉,只有5亿还存在悬念,主要看接下来圣诞档期一众影片的具体表现。
这算是一件让人颇为纠结的事情。
因为圣诞档两部主打电影,《勇敢者的游戏》和《霹雳娇娃》,也都是丹妮莉丝娱乐主导影片,如果这两个项目达到预期,很可能就意味着《神奇女侠2》的后续票房潜力会遭到压制,如果相反,《神奇女侠2》或许突破了5亿美元,这两个开局项目,票房成绩又难免不太好看。
除了《神奇女侠2》,刚刚过去一周的其他影片,包括最终完整首周只拿到了2439万美元的迪斯尼《101条斑点狗》,都不值一提。
另外需要说起的,就是今天开启点映的一部新片,《心灵捕手》。
作为丹妮莉丝娱乐今年的冲奖主打,当然,不出意外,也会是一部票房主打,《心灵捕手》看似一部新人新作的偏文艺影片,但在丹妮莉丝娱乐的包装下,近期已经声名鹊起。
只说主创,除了早已成名的导演格斯·范·桑特和名声不需多说的罗伯特·德尼罗,另外三位年轻演员中,作为编剧和第一男配的大本,前段时间也凭借《不羁夜》获得了很高的人气,而女主角凯特·贝金赛尔,更是年底档期重点宣传的《霹雳娇娃》女主角之一。
萌寵33天:早安綿羊妻
这些电影人的衬托之下,再加上高门影业团队先期投入的1000万美元宣发预算,《心灵捕手》提前就已经锁定了近期的观影热门。
寵婚撩人:嬌妻帶球跑 斷翼蝴蝶
缺少的只是一个点映口碑。
选择12月6日开启点映,除了口碑外,另外一个原因也是,明年一月份的金球奖,将会在接下来的12月11日宣布提名,到时候,通过点映获得媒体和观众口碑的同时,《心灵捕手》也能通过金球奖提名,再次获得一个营销热点。
因此,相比其他影片惯常的两周点映周期,《心灵捕手》只会进行一周时间的点映,就将在12月13日与《勇敢者的游戏》一起大规模开画。
至于影片的前景,西蒙更是丝毫不担心。
要知道,曾经的《心灵捕手》,几乎与同期的《泰坦尼克号》一起上映,在大船的强势碾压之下,依旧以文艺片的题材展现出了商业片的实力,不仅获得了一连串奥斯卡提名,只是北美本土,就斩获了1.3亿美元的票房。
现在,西蒙亲自确保的影片品质之下,无论是主创还是宣发都明显升级,即使接下来要在《勇敢者的游戏》和《霹雳娇娃》的夹击下求生存,西蒙也丝毫不担心。毕竟《勇敢者的游戏》和《霹雳娇娃》哪怕再猛,也猛不过《泰坦尼克号》。
Instagram的午间庆祝酒会现场。
西蒙刚刚抵达,就被换了一身白色小礼服的小珍妮缠住,丝毫不在意周边其他宾客目光的模样。
只是在这只早就和萝莉无关个头却停留在一米五区间的伪萝莉脑门上轻轻敲了下,任由丫头挽着自己,西蒙就走向D女郎她们,笑着表示祝贺。
随即,不只是A、B、C、D、腰精、腿精、印度女郎等与Instagram上市有关的女人,这次收到邀请参加Instagram挂牌仪式的辛迪·克劳馥、克劳迪亚·希弗等等一大批超模网红也向西蒙围聚过来。
眼看西蒙·维斯特洛很快被一群女人围住,现场其他宾客难免生出上午《巴伦周刊》某位摄影师的同样心思。
当然,现场女性宾客的心思更是复杂。
女人比女人,真是气死女人啊。
不说今年直接以295亿美元身家挤到《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第三名位置的C女郎克莱尔·盖因,只是今天Instagram的上市,就再次创造了几位与西蒙·维斯特洛明显关系亲近的女性亿万富豪。
这也难免现场的妖精们向西蒙身边聚集。
大家都是在圈子里摸爬滚打多年已经成精的,谁会觉得自己比Instagram的几位创始人差多少,大家缺的,都只是机会而已。
某个男人,显然能轻松给她们这种机会。
只可惜,有人想要往上凑,当然也有人严防死守,结果发现想要和西蒙·维斯特洛说上几句话,都不太容易。
西蒙这边,聊过上午的Instagram股价走势,站在西蒙身边的D女郎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直接把话题转向非工作方向:“老板,明天大都会歌剧院的那场演出,我们都听说了呢,不过,忘记了提前打招呼,今天问起,A才说没票了,可是我们想要明晚去看,怎么办啊?”
D女郎语气里带着几分撒娇,丝毫没有一家百亿级新科技公司创始人的派头。
不过,西蒙对此也只能摇头:“那就是真的没票了,或者周日晚上……”说着看想A女郎,见她还是摇头,也就无法,只能耸肩表示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