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如果其他地方做的是一锤子买卖,这太清沟做得就是一辈子买卖,来了都不想走。
所以,玉藻说,把龙少的拍卖钱,用建设这个民风淳朴的小山村,得到了大伙的支持,引发了群众的共鸣。
叫好声冲破天际,把龙少夸的,比亲儿子还亲。
龙少被玉藻的话,给架住了。
除了赔笑的向着群众表示感谢,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尤其,玉藻在说完这番话以后,递给了龙少一张银行卡,然后眨了一下眼,饱含深意,转身就走了。
可能是感觉到了蔡根的尴尬,又或者看出了圆圆的不友好,玉藻也没去和蔡根打招呼,挤进人群,走了。
真是利索呢。
叫了价,吓了人,给了钱,还慷了他人之慨,然后就潇洒的走了。
蔡根不禁开始点头,果然是个千古奇女子,或者奇狐狸。
真是让人摸不清头脑呢?
她这一出,到底是为什么呢?
绝对不会单纯是为了给自己拍马屁。
黏上狼性首席 絕望的木屐
蔡根没有那么自大,敏锐的第六感,让他怎么想,玉藻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会不会,她是也是为了这些淳朴善良的村民呢?
那么她是单纯做好事,还是图什么呢?
看到玉藻就那么走了,熊海梓心态一下就放松了。
斗是斗了,那么自己的机缘呢?
难道就是发现天狐出世吗?
不会吧,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不自觉的看向了蔡根,熊海梓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
如果天狐和保安有一腿,那说明保安也不简单啊。
自顾自的盘着手里的龟甲,悠闲的走到了蔡根身边。
“头鱼,我不要了。”
蔡根被她气定神闲的话,给惊到了,这姑娘有毛病吧?
明明是玉藻帮着自己把头鱼给拍了下来,花了一千万啊。
咋就成了她不要了呢?
难道她的意思是,即使我拍到头鱼,她也能抢过去。
之所以不抢,就是放我一马,她主动不要了吗?
这是什么脑回路啊?
没必要惯着她的臭毛病,更没有必要迁就她的虚荣心。
轉角遇見真愛
蔡根呵呵一笑。
“你要,我也不给你。”
熊海梓很坚持,好像这一点不说清楚,会有什么遗憾一般。
熊海梓:“你给我,我也不要了。”
蔡根:“我也没说给你。”
熊海梓:“我不要了。”
蔡根:“我都说了,不给你。”
熊海梓:“你给我,我也不要了。”
蔡根:“我都不给你,你怎么要?”
惜花錄gl 佛笑我妖孽
熊海梓:“给我了,我也不要。”
蔡根:“你要不要的,我也不给你。”
熊海梓:“反正是我先说的,我不要了。”
蔡根:“不是,丫头,这个不是谁先说的问题。
你就算先不说,我也不给你啊。”
熊海梓:“你就算给我磕头,我也不要了。”
蔡根:“我凭什么给你磕头,你给我压岁钱吗?莫名其妙。”
熊海梓:“你给我一万条头鱼,我都不要了。”
蔡根:“你给我一个亿,我也不会给你头鱼。”
熊海梓:“反正,我不要。”
蔡根:“你听不懂话吗?我没说要给你。”
熊海梓:“反正是我先说,我不要的,我赢了。”
蔡根还想跟她继续说,被小孙拉住了。
“三舅,你控制一下,别跟她一般见识。
这么多人看着呢,对咱们企业形象不好。”
嗯,小孙说的有道理,蔡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陷入到那个毫无营养的对话循环中,有点像小孩子在任性。
拉住蔡根以后,小孙恶狠狠的看向熊海梓。
“赶紧滚,否则扣下你,给团团当童养媳。”
团团的知识面还是挺广的,一下就发现了这个事与自己有关。
“孙叔,我不要,她比我大太多了。”
蔡根觉得这个话题很好,比直接跟她墨迹,伤害要大。
“小孩子,不要任性。
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三百送仙丹。
你还有啥不知足的啊。”
团团看老爹又开始扯淡了,而且明摆着拿自己借引子。
“妈,我爸他又开始没溜了。”
站在旁边的熊海梓,感觉自己都要石化了。
什么跟什么就童养媳了呢?
嗜血寶寶:媽咪,休了魔王爹地吧 未知
为什么啊?
而且那个小屁孩,竟然还嫌弃我年龄大?
我都没嫌弃他年龄小,凭什么他嫌弃我啊?
啊,不对,这不是嫌弃不嫌弃的问题好不?
尴尬的上赶着,打了一顿嘴炮,也没感觉出机缘在哪里,熊海梓心里很是懊恼。
本想转身就走,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让她偏爱把什么事情留一条缝,不好绝对的看问题。
最強木修
掏出了名片,递给了蔡根。
“就当是,不打不相识吧。
我今天也算见识到了共享子女的风范。
我家在省城,以后有缘再见。”
发了名片,熊海梓这才转身走回到伙伴的身边。
他们也没做停留,随着一阵发动机的震响,离开了太清沟。
蔡根看着手里的名片,不是企业的对外名片,而是私人名片,只有名字和电话。
“熊海辛?她叫熊海辛,为啥要给我名片啊?”
圆圆接过名片,怼了蔡根一杵子。
“老公,你就不能有点正形?
那叫熊海梓,名扬海外,杞梓之林。”
噢,熊孩子啊。
这是名字,还是外号啊?
别说,还真的挺贴切。
正在这时,大飞小强他们走了过来。
“老根啊,恭喜啊,今天算是开门红呢?”
“老根,我真没看出来,你挺硬啊。”
“根哥,今天确实硬.
厚德泵业的公子,上市公司啊.
你该嘲讽嘲讽,该咋怼就咋怼,一点面子没给,佩服。”
特么的,蔡根这才想起来,厚德泵业是啥。
就说耳熟,一时间含糊了。
上市公司啊,还公子啊,就是不知道,懂事不。
如果不懂事,过后找麻烦。
愛上甜寵妻
那老话说的富不过三代,对他们家也是个挑战。
“啥泵业能咋地,他上市的时候也没给我原始股.
凭什么给他面子,我也不是开面厂的。”
“呀,老根,你就装吧,那个给你掏钱拍鱼的美女是谁啊?”
“难道你终于在生活的压力下,迈出了这一步吗?
“根哥我太羡慕你了,一千万啊。”
“圆圆在这呢,别特么乱说,正经点说话。”
蔡根脸上的笑意不断,今天还真是个好日子。
“行了,各位的好意我心领了,谁也别走了。
今天咱们就吃这条头鱼,可劲造,我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