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邪之主
小說推薦魔邪之主
榆木森林。
占地方圆万里不止,里面存在不少拥有上古血脉的生物,就算是三级巅峰巫师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横穿。
六个身穿黑袍的巫师穿梭在其中,茂密的荆棘刮在他们的黑袍上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文德尔大人,根据侦测巫术显示,就是这个地方了。”
一个手拿水晶球的年轻巫师停下,带着警惕的目光看着没有一丝声音的前方。
“很好,奥古都斯,你过去看看!”
文德尔对着一旁的月生命令道,他和另外四位巫师眼中闪过一丝不一样的神色。
不止什么时候,他们已经将月生包围在了最里面,一枚枚隐秘的巫术印记在他们脚下生成。
“这里就是你们为自己选择的墓地吗?很不错的地方。”
月生一边说到,一边转了转脖子,发出咔咔的声音。
“看来你早就发现了,不过知道了还敢踏进圈套,不知道该说你是自大还是愚蠢。”
文德尔眼中带着一丝讥讽,一柄短小精致的手杖出现在他手上,然后轻轻在半空一点,一道像是石子投进水池一般的波纹向着月生荡去。
三级巫术——奥米拉斯的凝固。
虽然瞧不起月生,但面对一位三级顶峰巫师,就算是文德尔也直接拿出来自己最强大禁锢类巫术,来自奥米拉斯这种上古生物的巫术。
同时,其他五位二级巫师也使用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禁锢巫术,将月生定在原地。
月生只感觉一股强而有力的力量将自己捏住,就连身边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当然,这个强而有力只是对于其他人而言,对他来说只要轻轻一用力。
咔嚓!
就像这样,轻而易举的挣开了。
文德尔脸上自信而又讥讽的神色顿时凝固,就像月生身边空气的凝固一般,眼中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
“这不是自大,也不是愚蠢,我只是感觉这样解决麻烦比较简单轻松。”
月生轻轻抬头,恐怖凝视自然而然发动,文德尔五人顿时感觉身体一僵,难以抵抗的恐怖情绪从他们心底升起,他们的天赋巫术符文直接裂开。
嘭!
五具尸体一同倒地。
星界神武 星術師
月生轻轻摇头,随手建起几人身上的空间袋和附魔物品,转身就要离开。
“嗯?”
突然,他停住脚步,目光瞥向文德尔五人的身体,发现他们身体虽然没有干瘪,但体内的血液竟然不见了大部分。
“灵魂也不见了,有意思,竟然能够在月生大爷眼皮子底下夺食。”
月生向着四周看去,精神力放出,寻找异常之处,不过却没有什么发现。
“既然如此……”
轰!
只见月生身体陡然膨胀了起来,化为超过万米的吞地魔熊,四周的树木直接被他庞大的身躯挤得支离破碎。
他脚下轻轻一踏,战争践踏自然发动,宛如超过了八级的大地震,整个榆木森林开始震动,地面直接下沉了数十米。
邪少的暗夜天使
与此同时,一个深数千米的大坑出现在他身边不远处,一个由不知道什么材料组成的诡秘暗红色祭坛出现他眼中。
永恒劍主
“这是!?”
看见这个祭坛,月生显示一惊,然后渐渐裂开嘴巴,“原来如此。”
他看了看四周,没有感受到其他生物的气息后,直接用手一划,在肩膀上划出一条数米的大口子,让自己的血液和气息涌向祭坛。
盤龍之成長系統 若醉若離
然后再次一跺脚,力量涌向地面,让泥土埋掉这个祭坛。
之前轮回子就说有另外的世界准备降临巫师世界,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他找到线索了。
如果月生没有猜错,这个祭坛十有八九是有人为了打开巫师世界而建造的。
“这样只要有我的血液和气息为引子,到时候轮回子他们就能直接搭顺风车过来了,省了我好大的力气。”
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变回人身,也不再乱跑,直接就地挖个坑将自己埋掉,好保护这个祭坛,等待祭坛开启就行了。
……
三天后。
“三天了,文德尔半点消息都没有传来,我需要亲自去看看,和秘术协会的北面战场就由你们一同主持。”谢斯基看了一眼拉德几个副院长。
驚婚未定
“是,院长。”
拉德心中虽然疑惑,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按照他想来,这次在文德尔的策划下,奥古都斯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虽然他有些可惜少了一颗对抗文德尔的好棋子,但却也仅仅是可惜罢了,并不值得他再加大在奥古都斯身上投入更多资源。
但没想到任务开始三天了,文德尔竟然还没有半点消息。
“或许事情有所转机。”他心中暗暗道。
一生寵妻:冷少的爆萌嬌妻
“记住,加大投入战场上的兵力,我们最近制造的那一批低劣品也投入进去,千万不要让秘术协会的人发现我离开了。”
离开前,文德尔再次提醒道。
虽然已经乌蛇会和秘术协会中已经有人隐隐察觉有些不对,但乌蛇会和秘术协会现在打出真火,连带着他们附属的小型和中型势力都覆灭了不少。
除了三大王座直属地盘,战火几乎波及了大半个中大陆,就连其他六个和乌蛇会以及秘术协会同等的大型巫师势力也被渐渐引了进来,只不过他们并没有投入晨星战力。
榆木森林。
看见眼前波及大半个森林的凹陷地面,谢斯基瞳孔缩了又缩,心里不由震惊。
就算是他这种老牌晨星术士,恐怕全力一击也最多达到这种程度了,要知道他可是术士,在同级巫师中他的破坏力绝对是顶尖的。
“这种力量气息不是我熟悉的任何一个晨星巫师,到底是谁?难道是秘术协会隐藏的力量?”
对于文德尔是否还活着,谢斯基几乎没有报希望了,面对这种老牌晨星巫师,就算是身为晨星种子的他也不可能逃掉。
“不行,必须尽快将这个消息告诉会长!”
武霸仙魔
谢斯基立马掉头离开,也不深入探查,他担心那位晨星巫师还没有离开,在森林中埋伏他。
弄臣
尽管他隐隐从遗留的气息中感受到那位晨星巫师或许和他一样是位术士,但这更加有可能是秘术协会的阴谋。
因为中大陆所有术士乌蛇会都有记录,不可能凭空冒出来一个晨星巫术,这极有可能是秘术协会想要引诱他进去探查的诱饵。
在他离开后,一道身影渐渐浮现在空中,正是塞多,天空王座的左膀右臂之一。
身穿白袍的塞多看着离开的谢斯基,面无表情。
“看来这个吞地魔熊血脉的术士并不是乌蛇会的人了。”
早在一天前,塞多就到了,并且将整个榆木森林都探查了一遍,不过在月生的残留的力量下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就连追踪巫术都不起作用,更加没有发现深埋地底通过血脉力量修炼的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