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八百七十八章 計劃啓動讀書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秦老道:“什么人告诉你这些事?”
安崇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继续问道:“您能不能告诉我,我的父母是谁?”
“不知道,如果我们当初没有那么做,你现在可能只是出身于孤儿院的一个普通孩子,也许会平淡一生,也许会小有成就,但是应该超不过现在,谁知道呢?”秦老的声音平平淡淡那,像是说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安崇光望着秦老,自己对他而言本来就是无关紧要的一个人,为了掩盖谢忠军的存在而制造的一个影子。
“你恨我吗?”秦老风波不惊道。
“不恨!其实我挺感谢您的,正如您刚才所说,如果您当年没有那么做,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说完安崇光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如果那些也算成就的话。
秦老道:“人的本性是很难改变的,我这一生多半时间都在证明这件事。”楚沧海是他最得意的门生,谢忠军是他一手养大的儿子,这两个被他寄予极大希望,投入太多感情的后辈无一例外地背叛了他。
安崇光道:“您对陈玉婷的事情了解吗?”
秦老道:“她是我故友的女儿。”
“她还曾经负责整理过神密局的绝密档案。”
秦老道:“你是听她说的对不对?”
安崇光笑道:“不是。”
秦老点了点头道:“我忘了,你现在是神秘局局长,机密档案由你负责掌管。”言外之意就是安崇光违规调取了秘密档案。
安崇光没有否认:“您大概不知道,陈玉婷已经从看守所失踪。”
秦老道:“我足不出户,怎么可能知道。”
“您老对这件事怎么看?”
秦老道:“我是个瞎子,你教我怎么看?”
安崇光道:“根据陈玉婷的档案显示,她是个超能者。”
秦老道:“那要看你以谁为参照,假如以能力最为平庸的人为参照,那么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超能者。”
安崇光道:“我认为她是凭着自己的能力逃出去的。”
秦老道:“那就想办法把她抓回来,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究竟是畏罪潜逃,还是被人冤枉。”
“我一定会搞清楚。”
“决心是一回事,能力又是另外一回事,小安,我这样说并没有任何看轻你的意思,不过你连真正的敌人是谁都没有搞清楚。”
安崇光恭敬道:“所以才请您老指点。”
秦老摇了摇头道:“我什么都不想管了,我也管不了,不过人有决心有正义感总是一件好事。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总比我这个老家伙整天就这样坐以待毙要强,你说对不对?”
安崇光以为从秦老这里不会再得到任何有用的帮助,正准备告辞的时候。
秦老忽然问道:“你有没有看过我的档案?”
安崇光心中一怔:“不敢!”
秦老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事情?”
安崇光明白了,他起身告辞。
安崇光离开秦家,迎面遇到匆匆赶来的谢忠军,安崇光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不是谢忠军的消息灵通,而是他故意让人向谢忠军放出风声,不然谢忠军也不会知道他来这里拜访。
安崇光没有和谢忠军打招呼的意思,大步向前走,谢忠军腆着肚子迈着方步,如果两人都这么走下去,肯定会迎面碰在一起,不过在相聚一米的地方两人同时停步了,这样的距离下,感觉不到亲密,感觉到得只有对方给予的无形压迫感,目光都充满了攻击性。
谢忠军道:“安局还真是够早。”
安崇光笑道:“刚好路过,来探望一下老领导。”
谢忠军挖苦道:“真是有心之人。”
安崇光道:“人活在世上总得有些良心,你说对不对?”
谢忠军哈哈笑道:“我听说人往往越是喜欢强调什么越是缺少什么,”
安崇光道:“你缺少什么?”心中暗骂这厮五行缺德。
谢忠军微笑道:“跟你一样。”
安崇光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谢忠军却没有让路的意思,狭窄的文明巷被他臃肿的身体堵住了大半,安崇光想要过去除非侧身,在谢忠军的面前,安崇光偏偏不喜欢让步。
两人心领神会地彼此僵持着。
北风呼啸,带来的寒意在两人凛冽的敌意下居然显得温柔了许多。
抽獎 系統 小說
谢忠军道:“我听说楚江河回来了?”
按照原有的计划,这消息是安崇光故意放出去的,楚江河在他手中,他就等于拥有了一个充满诱惑力的诱饵,在和谢忠军的斗争中掌握了先机。
真正让安崇光决定和谢忠军一决雌雄的原因还是岳先生的态度,在他见过岳先生之后,明白无论自己还是谢忠军只不过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也许用砝码来形容更确切一些,岳先生只想要维持平衡。
自从陈玉婷逃走之后,安先生居然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他主动放出了楚江河回来的消息,连这么重要的事情岳先生都没有召见他询问详情,一切表面上看很正常,可仔细一想又一点都不正常。
极度 全
安崇光道:“你哪来的消息?给他派任务的不是我,指挥行动的也不是我,他会找我报到吗?他就算回来也应该找你才对,稍微想想就能够知道根本不合逻辑。”
谢忠军道:“安局,你应该知道这次任务的重要性,虽然你对我有成见,可我们毕竟都在神密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安崇光打断他的话道:“这不用你提醒我,神密局的负责人是我不是你,我对你有成见不假,可我向来公私分明,从不做公器私用的事情,你做出成绩我也与有荣焉,你说是不是?”
谢忠军道:“你来我家干什么?”
安崇光道:“陈玉婷失踪,我肯定得调查一下,我想通过秦老多了解一下她的情况。”
谢忠军道:“我爸身体不好,你最好不要骚扰他。”
“据我所知,秦老已经跟你断绝了父子关系。”
谢忠军笑道:“什么时候我的家事也轮到你管了?对了,陈玉婷到底怎么逃的?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安崇光道:“你这么感兴趣尽管去查,一定要查出事实证明我的清白。”
“我当然会查,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安崇光点了点头道:“对,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我才知道你是个早产儿,七个月就出生了。”
谢忠军脸色骤变:“安崇光你什么意思?”
安崇光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其实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禁不住查。”他拍了拍谢忠军的肩膀:“真要是有孝心,多来陪秦老说说话,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今天不会来吧。”
谢忠军等安崇光走远,才转身看了看他的背影,正准备往家里去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马上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电话是楚沧海打来的,他找谢忠军的原因也是为了儿子。
谢忠军匆匆来到楚沧海约见的地方,坐下之后,楚沧海就问道:“忠军,我儿子呢?我听说他回来了,可人呢?为什么他不跟我联系?”
谢忠军道:“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
“不清楚?你怎么会不清楚?当初可是你派我江河去执行任务的,我把儿子交给你还不是因为你向我保证了他的安全。”楚沧海做戏做足全套。
谢忠军能够理解他的愤怒,陪着笑道:“沧海兄,您别急啊,目前江河回来的消息还不能证实,也许是谣言呢。”
“谣言?”楚沧海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江河答应我只要回来就会给我报平安,我收到了他发给我的信息,不然我找你干什么?是不是你们局里把他给藏起来了?”
谢忠军道:“沧海兄,您可别这么想,江河那么大一个人我藏他干什么……”他的话又被电话铃声打断。
谢忠军拿起电话没好气道:“正忙着呢……什么?好,我马上回去。”
楚沧海眼巴巴地望着他。
谢忠军起身道:“不好意思,局里让我马上回去。”
重生之酒色贪杯 柔の千舞
“是江河的事情吗?”
谢忠军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是,他回来了。”
楚沧海激动道:“那你快去,如果可能,让他赶紧回来见我。”
谢忠军点了点头,内心却有些出离愤怒了,安崇光刚刚才否认楚江河在他手里,这才过去没多久就找他回去开会,说是商谈楚江河的事情,故意玩他呢。
楚江河返回的事情如果是真的,安崇光盖不住也不敢盖,毕竟还有岳先生。他和自己不睦,玩些手段,恶心一下自己也实属正常,可是谢忠军想不透得是,楚江河回来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找到自己,而是去找了安崇光?难道这小子担心自己加害于他,所以找上了安崇光,从而多一份保险。
当然这都是谢忠军的猜测,真正情况如何需要等见到楚江河才知道。
谢忠军又想到了岳先生,这么大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安崇光胆敢公然插手自己的事情,难道获得了她的首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