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8s05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笔趣-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推薦-orxaf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陈家子弟某种程度而言,就是陈家的稳定器。
他们如沙子一般,掺入进各行各业,也让陈家培养的许多大小掌柜们,不敢胡乱行事。
一到了春日,便是春耕,只是大量的人力开始一窝蜂的往作坊和工程这里跑。
朝廷倒是有些担忧。
虽然新的粮种已经推广开,当下大唐还未人满为患,可是粮食问题,乃是根本的大事。
大量的劳力脱离土地,就意味着许多土地可能荒芜,甚至没法像从前那般的精耕细作。
房玄龄为此大为头痛,一年一度的劝农又要开始了。
可是朝廷和地方的官府,怎么可能和陈家争夺人口呢?
人家开的价格是一日吃三顿,顿顿见荤腥,除此之外,还有工钱。
而你劝人务农,在这土地上,一年到头,也不过是勉强混个全家吃饱,就这……还需看老天爷吃饭。
更不必说,绝大多数的人,都不过是世族的部曲,或者是地主的佃农,种植出来的粮食,一部分缴纳了粮税,一部分收了租,剩下的一部分,其实已经所剩无几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你就算喊一百遍劝农,也没人会听你一句。
房玄龄为了此事,上了许多道奏疏,表达了他对农业的担忧,长此以往,大唐如何确保农地能够耕种,如何确保有足够的粮食,谷仓里…如何储藏足够的粮食以备灾情。
户部那边,在派人巡查之后,也表示了这方面的担忧。
李世民也对此事也是格外的重视起来,作坊生产东西再多,创造再多的财富,可若是粮食出了问题,就是天大的事,以往的时候,百姓们是拼命开荒,现在倒好,是拼命的弃地。
于是召了百官们问计,百官们倒是提出了不少劝农的措施。当然,也有激进之人,要求干脆关闭作坊,减少工程。
这个提议,很快遭了人的白眼。
你这是说关闭就关闭,说减少就能立即减少的吗?
要知道,此时,风气已经开了,强行取消工程,让那些匠人和劳力回去务农?
你信不信,就算陈家乐意,那些劳力和匠人首先就先闹的天下大乱不可。
陈家开了这个口子,以至于这已成了趋势,宛如洪峰一般,绝对不可以人为去阻挡的。
更不用说,这么多的作坊和工程,也牵涉到了许多人的利益。
现在世族们很穷,能挣一点是一点,蚊子大小是块肉嘛。
反正土地……很快就不是自家的了,巨大的贷款肯定还不清,数不清的土地都要被收缴了,这个时候,土地的收益,还与我们家何干?
商议了一天,也没商议出个结果来,于是李世民只好留下房杜二人,继续私下商议。
可是很显然,这三人说了老半天,依旧得不出一个所以然,只能大眼瞪小眼,说干了嘴也说不出办法来。
正在大家愁眉不展的时候,张千进来道:“陛下,陈正泰求见。”
李世民颔首:“来到正好,朕还正想找他呢,这事说回来,其实都是因他而起啊,本来他建工程,是为了稳定人心,可哪里想到,事情过了头了,叫他进来吧。”
没多久,陈正泰进来,先给李世民行礼。
房玄龄和杜如晦同样和陈正泰相互行了个礼,而后陈正泰跪坐下,才道:“陛下,儿臣听闻朝廷正在为劝农之事而心急如火?”
李世民皱着眉头道:“正是,工程和作坊,将不少的青壮劳力吸引走了,即便是乡间的其他劳力,也无心务农,而今……这全天下都是浮躁无比,现在换了新粮耕种,朕倒不担心现今百姓们饿肚子,可长此以往,却也不是办法,朝廷总需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来。”
“若是畜生代替人力呢?”陈正泰突然道。
“畜力?”李世民疑惑的看着陈正泰:“你继续说下去。”
陈正泰便道:“以往的时候,人力不值钱,我大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力,可如今,人力终于开始缺乏了,这耕地,何不大规模的运用耕牛和耕马?”
李世民踟蹰着:“就是不知是否合算。而且这牛马从何而来?”
陈正泰显然早有准备,于是立马道:“西宁和朔方,有的是,前些日子,和那吐蕃等国贸易,不知得了多少牛马,再加上关外有大量的牧场,正愁没有销路呢。”
“当然……这朝廷理应以农为本,儿臣……若是贩卖关外的牛马入关,实在是有些蒙了心智了,现在大家都艰难,不妨如此,儿臣让人在关外选二十万头牛,十万匹驽马入关,这些牛马,分发各地官府,令他们分发给百姓们耕种,如此一来……原来三人耕种的土地,只需一人便即可了,可以大大的减少人力。另一方面,为了适应耕牛和耕马,儿臣让作坊想办法配套相关的农具,尽力的将耕牛和耕马推广出去。以大规模的畜力取代人力,同样一户人家,可以耕种更多的土地,一户人家的收获,自然比从前多了,只是牛马要养起来,怕是一点负担,不过想来,比起多养几个劳力,要轻松许多。”
房玄龄和杜如晦一听,顿时明白了陈正泰的意思。
人力不够,就让畜力来取代,陈家有牛马,愿意提供大量的牛马入关,如此一来……这问题也就解决了。
房玄龄立即道:“以往的时候,耕牛使用并不多,数百亩地,也未必能有一头耕牛,倘若此时陈家能带牛马入关,这倒是大大节余了人力,足以缓解当下的劳力不足。只是……这样做,倒是令陈家费心了。”
“哪里的话。”陈正泰摇摇头:“其实……关外的牛马,实在是太多了,那些胡人们……想还欠条,到处将他们的牛马拿来交易,陈家也不想要啊,他们给的太多了,若是因此而有利关内,陈家也能为之松一口气。这些牛马,只当赠送好了。”
房玄龄和杜如晦都不禁动容。
房玄龄忍不住道:“陈家这是壮举,令人侧目。”
小 桃紅
李世民也不禁感慨起来,陈正泰还真是有良心啊。
数十万头牛马,足以应对当下农业的困局了。
只是接下来,却是朝廷如何分发牛马的问题了,若是分发的不好,便是朝廷的责任。
于是李世民看了房玄龄一眼道:“卿家要立即拟定一个章程来,切切不可坏了陈家的好意。还有陈正泰这样的壮举,定要门下制诏,好好旌表一番。”
房玄龄连忙称是,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了许多。
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落地,房玄龄顿时感到自己身轻如燕起来。
有了这么多的畜力,自己的心头大患,一下子解决了一大半了。
李世民也不禁为之颇有感触,这才叫真正的乘龙快婿,朕烦恼什么,即便是打瞌睡,也总能送来枕头。
他忍不住欣慰的看着陈正泰道:“朕也不能平白得了陈家的东西,将来陈家有什么要求,大可以和朕说。”
陈正泰笑了笑道:“臣子为君分忧,乃是本份,这是陈家心甘情愿奉上的,此事,即便是臣等叔公,也是甘之如饴,绝无怨言,都说农乃国家根本,这个时候,陈家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呢?陈家侥幸,这些年发了一些小财,可正因为如此,所以才需在国家危难的时候,施以援手啊。”
这话说的…
倒是让房玄龄、杜如晦等人一时惭愧了。
姓陈的钱赚了,好事也干了,敢情什么好处都给他们家占完了,还能得一个好名声。
只是此时,却不能在乎这一些细节。
房玄龄在此时,已是打起了精神,因为后续的布置,还需他这个宰相来实施,中途若是一个不好,这么多牛马不能及时分出去,一方面会招致天下人的怨言,另一方面,这牛马官府还需照料,若是有饿死病死,便算是辜负了陈家的美意了。
这陈家也算是未雨绸缪,显然早就预料到关内会缺畜力,居然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开始筹备了。
大量的牲口,在无数的牧人驱逐之下,开始浩浩荡荡地入关。
无数的牛马……一路驱赶到了夏州。
为了表示对这些牛马的重视,朝廷已经早先就预备好了草料,以及大量的人员,前往夏州迎接这些牲口。
房玄龄也决心亲自去一趟,这既表示了宰相对于农事的重视,另一方面,也代表了朝廷,显示出朝廷对于陈家赠送牛马的关切。
作为宰相,既然房玄龄前往夏州,百官少不得也要去一小半。众人至夏州的时候,已是正午,这夏州本地的刺史已是苦不堪言,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牲口,得给它们提供草料不说,来的太多,还踩踏了不少的庄稼,这些牛马也不似人一般,可以令行禁止。见着什么都要啃一点,这倒算是天下人都得了好处,唯有夏州遭殃了。
房玄龄到了地方,见这里无数的牛马连绵数里,蔚为壮观,据闻只是运来的第一批,却也让人不禁咋舌。
他见了那夏州刺史,让他不必忧心,夏州这边朝廷自有钱粮补偿,随即便开始为这些牛马头痛了。
于是和一拨又一拨的官员议论,随即吩咐了一件又一件事之后,却有人慌慌张张的来奏报:“房公……房公……”
来的人乃是太仆寺的少卿,太仆寺乃是唐朝的九寺之一,主要的职责,就是养马。
当然……他们原本的职责是养军马的,隶属于兵部,不过这一次,为了迎接和分发这些畜力,太仆寺这专门养军马的,却不得不随房玄龄一道来,在将这些畜生解决分发掉之前,谁也别想跑。
一见到这人慌慌张张的,房玄龄便皱眉,他以为出了什么变故:“怎么,出了什么事?”
“这……这……有些蹊跷,这些牛马……它们……它们……”
房玄龄听了,表情更加凝重,莫非这些牛马,有什么问题?不会吧,是发了瘟的?又或者……
房玄龄焦急地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下官也说不清,还是房公亲自去看看才好。”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房玄龄不免有些慌了。
这事可出不得差错的啊。
于是……匆匆忙忙的带着众官赶至这牛马群中。
異聞
却见这些牛马没什么异样,他倒是松了口气,很精神嘛,你看,他们咩咩和嘶声的样子,状态都快超过平日里蹦蹦跳跳的陈正泰了。
而且陈正泰虽然说这些是老牛和驽马,可实际上,这些牛马大多年轻体壮,可见陈家人很厚道。
房玄龄松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那太仆寺少卿:“古怪在何处?”
“房公看那牛马的身上。”
房玄龄狐疑着,上前仔细一看……这牛马大多烫了东西,像一道道的疤痕,仔细去辨认,却见一头牛身上烫着字:“去西宁,落户西宁赠钱粮。”
又看另一头马上,只见马屁股上烫着几个字:“陈家农具顶顶好,天下老幼都知道。”
房玄龄脑子顿时有点发懵了,继续看下去,又见一牛屁股上烫着:“来朔方,干工程,三年能娶大媳妇。”
“……”
这些牛马身上烫着的字,显然是用烙铁烙的,趁着冬日的时候,伤口不易发炎,直接烙下,因而上头的字迹,永远除不去。
“老夫就知道………这家伙肯定要闹出点事的。”房玄龄苦笑摇头,回头看一眼太仆寺少卿。
这少卿亦苦笑地道:“房公以为,现在该如何是好?”
“还能如何?要不你们太仆寺去骂陈正泰一顿,狠狠弹劾他?”
这少卿慌忙的摇头,人家好心送来了牛马,不过是打了个广告而已,你就跑去骂人家,这就有点缺德了。
他咳嗽一声,尴尬地道:“房公说笑了。”
房玄龄则道:“其他的,有没有问题?”
“都没有问题,这些牛马,在关外养的极好,比关内的牛马好多了。分发下去,驯养几日,便可下地,气力也大。”
“这便是了。”房玄龄苦笑摇头道:“既如此,那么就假装没有看见吧,该怎么分发,就怎么分发。说实话,他为何不烙印几句诗上去,非要弄这等俗语。”
太仆寺少卿心里想,寻常百姓,他们也不看诗啊。
管他呢。
房玄龄终归决定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次日回了长安,奏报天子,大致的汇报了一些情况。
李世民听闻上头烙的字,也不由皱眉,禁不住低声道:“也不烙几句吾皇万岁之类深入人心的话,尽去给他陈家的买卖广而告之了。”
当然,这只是小小的不满,却绝不至因此而动怒的,人家解决了关内的大问题,是花了钱的。
你没花钱得了便宜,还想怎样!
不过想到那些百姓们得了牛马,要养着这牛马七八年,每天精心的伺候着这些牲口,成天面对着这些字,即便不识字的人,也会询问一下村中识字之人这是什么意思,十之八九,这些玩意……都要深入人心,让人记一辈子了。
这是要影响一代人啊。
可显然……这些都不重要,满朝文武,都当这些事没有发生过,毕竟……这玩意,你去追究,反而显得你格局太小了,太低级。
…………
陈正泰却没心思去关注牛马的事,他是个有格局的人,自有许多他要在意的事情!
做了好事之后,留下了一点名,便继续每日去新军学骑马,下了值,偶尔听一听武珝关于蒸汽机的汇报。
经过了两个多月的改良,最新测试蒸汽机车已达到了四十五马力。
这对于武珝而言,显然在没有新的技术突破之前,已到了极限了。
陈正泰自然心里也有数,让他们测试这蒸汽机车能拉多少货物。
不过得出的结论,却令陈正泰很是吃惊。
这时候……陈正泰意识到,自己此前所计算的方式是错误的。
此前计算的马力,能承载的货物,其实是车辆拉货的方式,那时候能达三吨,而现在这四十五马力,按理来说,至多也不过是五吨的货物。
可实际上……能拉动的货物,远比五吨要多的多。
这是因为,陈正泰没有计算到蒸汽机车是在铁轨上跑的,摩擦力远小于路上跑的车辆,而且一旦跑起来,随着惯性,所得的力更多。
这就意味着,当下蒸汽机车,已大抵可以成熟,或者说……已经可以满足运输的需求了。
只是到底能拉动多少人,或者多少货,却还需重新计算,或者说……重新进行实验。
紅 鬍子
而实验的方法,就是在既有的线路上,进行一次尝试。
陈正泰心情很好,高兴之余,对武珝吩咐道:“去,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发请柬,给我四处发请柬,我要让他们都知道……我陈正泰为何在地上铺铁,还有,让三叔公赶紧的多买进一些股票,除此之外,西宁和朔方的土地……这几日别卖了,还卖什么……要涨价啦!”
武珝连忙颔首道:“是,恩师!”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和订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