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90j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 愛下-第四百五十一章 回家-vtf12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问丹朱
晨光笼罩皇城,威严肃穆,乍一看跟往日没有什么不同。
但竹林能看出很多不同,守皇城的不是卫尉军,是北军,虽然都是铠甲兵马,气息是不同的,墙面地面清洗过,深秋初冬清冷的晨雾里有血腥味。
昨夜很早的时候,他就察觉异动,他和同伴们伏在屋顶墙头听着行军的马蹄声响彻整个京城,看到皇城这边火光烈烈。
能闹出这种阵仗,必然是皇帝家的事。
自从皇帝苏醒太子被废紧接着皇后出事,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场,有护卫提议到皇城这边查看,竹林强忍着制止了,现在他们是丹朱小姐护卫,有不妥会连累整座府邸里的人。
阵仗并不激烈骇人,倒是有些奇奇怪怪的声音传来,比如,铁面将军。
为什么会有喊铁面将军的声音?
铁面将军已经死了,这种时候是在怀念他吗?
竹林忍不住心酸,如果铁面将军在,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
晨光渐渐亮,外边的纷乱沉寂,突然有马蹄声停在他们门前,竹林等人做好了与之死战的准备,来人却没有破门杀入,而是礼貌的敲门,一个将官传达消息,让他们去接丹朱小姐。
听到这个,亦是一夜没睡的阿甜松口气,对还迟疑的竹林低声说“肯定是齐王殿下赢了,有齐王殿下在,小姐就没事了。”
竹林虽然存疑,但还是立刻准备好车马,带着阿甜来到宫门,两人翘首以盼,盼啊盼,果然看到一个女孩子跑出来,在高厚的城墙,肃穆的兵马中,宛如一只蝴蝶。
阿甜抓住他的胳膊放声大哭。
哭的竹林都不忍心打断她,直到陈丹朱自己走近前打断阿甜。
“你家小姐我在牢里受苦,就剩一口气,走路都飘着,你怎么不去扶我一把啊。”她嗔怪,“竹林这么威武不需要搀扶啦。”
丹朱小姐,唉,还是这个样子,竹林没有往日那般气闷,垂目酸涩:“阿甜她是怕自己扑过去,小姐你又化为乌有。”
这些日子阿甜难以入眠,好容易睡着了又会突然惊醒跑出来,说小姐回来了,但一伸手抱住就不见了,他不得不守着阿甜睡觉,发梦的时候将她唤醒,担心阿甜这样下去变的精神错乱。
陈丹朱听了伸手将阿甜拉过来,抱住她轻轻的拍抚“好了好了,我回来了,这次不会消失了。”
阿甜伏在她肩头哭:“小姐你一定说话算话,我做了噩梦,梦到很多可怕的事,我梦到家里人都死了,我梦到,梦到只有我们两个住在桃花观,后来,后来你说出去一趟,你就再也没回来——”
陈丹朱的眼泪也瞬时涌出来,抱紧阿甜:“那是梦,那都是梦,不怕,我们现在都好好的,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竹林看了看四周,虽然没有兵将驱逐他们,但还是有很多人看过来,他忍着酸涩提醒两个哭成一团的女孩子:“回去再哭吧,免得哭的惹来麻烦,又被抓进去。”
陈丹朱和阿甜破涕为笑,阿甜又生气的打他“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
不过这一笑一打,情绪暂时收住了,这里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而且小姐心身疲惫,阿甜忙扶着陈丹朱上车“我们快回家,有话回家说。”
马车疾驰离开皇城,回到家中也并没有说话,陈丹朱洗了澡就倒头大睡去了。
这一觉睡的昏天昏地,不过并没有纷乱梦境,陈丹朱醒来的时候,还忍不住想了想,真的是一点梦也没有,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像话,经历了那么一场血腥又情感复杂的宫变,她竟然睡的这么香甜。
屋子里点亮着灯,阿甜守着一个小炉子煮什么,香香甜甜的味道在室内弥散。
算了,她到底是个经历两世的人。
“什么好吃的?”陈丹朱坐起来问,嗅了嗅,“是水粉汤圆吧?肉馅的!”
阿甜看她醒来,高兴的点头:“是啊,小姐最喜欢这个点心了,我特意煮了。”在床上摆了几案,盛来一碗。
陈丹朱散着头发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吃,阿甜坐在对面不眨眼的看她吃。
原本觉得会有很多话要问要说,但此时此刻,又觉得那些事都过去了,就让它们过去吧,不要再提了。
不过有一件事,阿甜坐直身子,压低声问:“小姐,铁面将军真的显灵了吗?”
陈丹朱正要一口吞下一个汤圆,差点呛到,一连声咳嗽,阿甜忙给她拍抚又连连自责。
“怎么回事?”陈丹朱问。
一问才知道,她回到家大白天倒头睡下,但京城里天大亮的时候,一切秩序如常,各家各户开门走出来,没有遇到丝毫阻止,除了官府的衙役,都没有兵马奔走,街上的酒楼茶肆也都开张营业,似乎昨夜是大家的梦境。
当然不是梦境,动静闹的那么大,家家户户都听到了,躲在门后窥探,虽然还不知道皇城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件事很多人都听到了。
兵马们呼喝铁面将军,在暗夜里回荡。
铁面将军显灵了。
带着阴兵数万也有说数十万归来——探望皇帝。
不仅听到,还有人看到了,临街的人家扒着门缝往外看,看到了夜色里火把下的铁面将军,骑着虎蛟,口鼻喷着火,一直向皇宫去了。
这也不是一个人胡言乱语,住在皇城附近的人也证明自己看到了,那么高厚的皇城,铁面将军拔地十几丈一步就跨过去了。
铁面将军去皇宫看望皇帝,铁面将军跟小姐也关系匪浅,小姐那时候也在皇宫,所以——
“小姐。”阿甜满眼期盼的问,“铁面将军也去看你了吧?”
陈丹朱再次被呛的咳嗽两声。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摆手,又瞪眼,“还有,我怎么跟铁面将军关系匪浅了!”
就是很匪浅啊,阿甜不解,怎么提及铁面将军,小姐看起来很生气?莫非显灵的铁面将军没有去看小姐,应该是,要不然,小姐对铁面将军一哭,将军肯定当夜就让那些小鬼阴兵把小姐送回家了——
陈丹朱看出阿甜在胡思乱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没办法说什么,她昨夜的确见到铁面将军了。
真是——这个家伙,现在满城的人都知道铁面将军显灵了,倒是没有人知道六皇子入宫了。
“竹林呢?”陈丹朱问。
阿甜回过神左右看了看,喊了两声竹林,窗口有一个护卫倒挂说竹林出去一趟。
阿甜吓了一跳,这三更半夜的,竹林去哪里?外边看起来太平,但实际上并不太平。
竹林肯定是去找显灵的铁面将军了,陈丹朱忍不住笑,又幸灾乐祸——傻乎乎被蒙在鼓里的也不是她一个人嘛。
……
……
竹林原本是不相信这些荒诞之言,当然,他相信这是民众以及兵将们对铁面将军的怀念。
当白日平安度过后,他忍不住亲自出去走一走,听听有关铁面将军显灵的议论,还沿着城门到皇城的路走了一遍,接近皇城的时候,他看到了枫林。
枫林带着一队人马从宫里疾驰而出,竹林迎面看到,呆住了。
枫林也看到了他,立刻勒马:“竹林,你怎么来了?丹朱小姐有什么事吗?”不待竹林说话,就自己先答,“六殿下就要忙完了,一会儿就可以去见丹朱小姐。”
竹林张张口,总觉得有什么在脑子乱哄哄,他还没说话,又有一人骑马从宫门内出来——
也是个熟人。
王咸拉着脸骑着马得得,看到停下的枫林忙喊:“你还没走,真是太好了,跟我一起去见尚书令,免得那老头跟我寻死觅活——咿?”他说话近前也看到了竹林,顿时脸拉的更长,“丹朱小姐又怎么了?这时候殿下正忙着呢!”
这场面这对话这氛围,为什么那么的熟悉?但,这不对啊,竹林看看枫林,再看看王咸,终于问出一句话“你们怎么来了?昨晚是,六殿下?”
这一次轮到枫林和王咸张张口,两人对视一笑。
“哦,他还不知道呢。”“忘记了,直接就认为他知道了。”
知道什么?为什么就认为他应该知道?竹林两耳嗡嗡心跳咚咚。
“丹朱小姐没事吧?”枫林再次问。
王咸催促:“她能有什么事,快走吧。”
枫林含笑看竹林:“竹林,你想问什么,去问丹朱小姐就好,她什么都知道,我们先去忙了,等过了这两天,咱们再坐下来说话。”又转头看王咸,“丹朱小姐那边没事的话,可以让竹林回来做事了。”
王咸不置可否扬鞭催马得得先行,枫林跟上,竹林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再看了眼皇城,转身向家中跑去。
竹林跑到陈丹朱面前时,陈丹朱已经吃完了宵夜,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询问阿甜府里多少人,又让把打开箱笼看,又问如今京城的田产价几何。
“小姐你要做什么?”阿甜回答着,然后察觉不对,不解的问。
陈丹朱站在厅内,环视四周,这一世这座家宅没有被烧毁,完好无损,但她要舍了它了。
“我要去西京。”她说道,又纠正,“不,我们回西京去。”
家所在的地方是回,不是去。
“以后就不来京城了,这座府邸卖了。”
她又眉飞色舞。
“价钱肯定不低,这样话我们拿着钱到西京可以买更好的房子和地。”
阿甜跟着眉飞色舞:“好啊好啊,京城现在的地价,我们家卖了,到了西京我们能买最好的房子呢。”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但只要小姐高兴,那就这样办!
竹林跑过来恰好听到这句话,愣了下,沸腾的各种念头都被压下,问:“我们要走?”
陈丹朱看他:“竹林,是我和阿甜要走,你不用走。”
阿甜也微微愣了下,转头看竹林,但又收回视线,她当然跟小姐走。
我与女鬼有个约会
竹林问:“为什么?将军让我当小姐的护卫。”
陈丹朱适才已经看到年轻护卫站过来时沸腾的脸色,笑了笑:“我要回西京,回我家里,就不需要护卫了,你回你将军身边吧。”
竹林忍不住喊道:“将军已经不在了!”
陈丹朱看着他:“竹林,将军还在,我昨天晚上见到他了。”
阿甜瞪圆眼,至于鬼不鬼显灵什么的暂且不提,唯有一个念头,就说嘛,铁面将军显灵不会不去看小姐。
竹林垂在身侧的手攥紧,张张口没有说出话来。
“六殿下就是铁面将军。”陈丹朱接着说道。
阿甜一怔,哎?
竹林这次喊出来:“我就知道!丹朱小姐——”
知道?也猜出来了?什么时候猜到的?陈丹朱心想,她是在牢房的时候,隐隐有了这个想法,但没敢确认,直到被皇帝绑到屏风后,听着熟悉的苍老的声音隔着屏风响起,然后再听皇帝喊一声楚鱼容——
“——六皇子他。”竹林跨上前一步,咬牙,“假冒将军!”
陈丹朱一怔,旋即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这个家伙,是不敢想呢还是太敢想?
“好了,竹林,是这样的。”陈丹朱收了笑,认真说,“具体的我不知道,但有一件昨天陛下已经亲口确认了,这几年,应该是你们被陛下送给铁面将军的这几年,是六皇子在假扮的铁面将军。”
这次阿甜也不说话了,听的呆呆。
“你说六皇子他假冒将军也对。”陈丹朱轻声说,“但是你就是这个假冒将军的护卫,你要是不信,问问枫林,枫林应该什么都知道。”又哼了声,“还有那个王咸。”
竹林呆立不语,脸色变幻。
这个老实孩子冲击太大了,陈丹朱同情的看着他,毕竟是把铁面将军当神一样,哪里想到神有两个身份,不像她,她无所谓啊,有什么啊,铁面将军爱是谁是谁,跟他不熟——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陈丹朱神情淡然。
“丹朱小姐——”门外有护卫飞也似的奔来,脸色很古怪,“六殿下来了。”
陈丹朱的脸瞬时就僵了。
这个人,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来她家干什么!
…..
…..
护卫站在原地,他理解丹朱小姐为什么脸色像见了鬼,适才一队人马停在门前,他的视线刚落在为首的男人身上,确切说穿的铠甲上,就如同雷击一般,竟然从墙头栽下来——
将军——将军啊——
但打开门,映入视线的脸又是另外一个人,那种冲击,简直令人——
护卫深吸一口气,问:“丹朱小姐,见吗?”
见吗?陈丹朱很想说不见,而且她知道自己说不见,也不会有什么事,他也不会硬闯进来——但,她自嘲一笑,这种底气,这种有恃无恐,说白了还是来自他。
陈丹朱道:“请殿下进来吧。”
竹林和阿甜紧张的盯着院门,很快就听到脚步声响,一个颀长的身影走进来,院子里陡然比先前亮了一些,他身上穿着铠甲,黑金一般幽幽亮,映衬他的脸白如玉,美丽的动人心魄。
竹林伸手按住眼,不去看那张脸,只听着铠甲响,听着脚步沉沉,熟悉的气息如巨浪般扑来,让他窒息——
将军,将军啊。
…..
…..
陈丹朱看着竹林的反应,忍不住咧嘴笑,可怜的孩子。
楚鱼容走近,看到女孩子笑了,便也展颜一笑。
陈丹朱顿时收起笑,低头一礼:“见过殿下。”再起身肃容垂目,“不知殿下深夜来访有何要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