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风亦飞想要变招都不行,真气狂泻,根本没办法催动内息运使其他招式。
已是发觉凌落石幻出的那道门户虚影又有了变化,闪耀着熠熠银光,门上纹刻着的神秘符号纹路都华美精致了许多,里边显现出的魔神影像已不止是头生双角,而是有着六根尖锐带着螺纹的暗红尖角从头顶生出,一个个狰狞诡异的火焰花纹在身躯浮现,骇人至极。
来将军堡的路上就听于一鞭说起了凌落石的‘屏风四扇门大法’,分为启,承,转,合四重境界,他只差最后一重门户没有突破。
什么启、承、转、合,还不如看门户颜色直观。
先是青铜,再是黑铁,这第三个变化就变成白银了,最后一重门铁定是黄金,没跑的了。
这该怎么办才好?
转瞬之间,周身真气已去了近半。
冷凌弃惊觉不对,待要挺剑冲前。
一品狂後:江山美男入我帳
一下就被宋红男一把扯住,哀声道,“你不能去!你不可以亲手弑父!”
冷凌弃急挣脱了她的手掌,“他不是我父亲!”
新婚厭爾
话音一落,就急冲了出去。
凌落石突地闷哼了一声,似发生了什么状况。
风亦飞虽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仍是觉得一愕。
却哪里知道,在银发赤瞳的变身状态下,内息蕴含了至阴至邪的死灵之气,逆.先天无相神功真气又是神妙特异,哪是这么好吸收容纳的,对没练过这门神功的无异是刮骨利刃,剧烈的猛毒。
冷凌弃都还没冲到凌落石所在,一道人影已到了铁游夏的身侧。
是坐着轮椅的盛崖余!
遽变骤然生!
电光火石,刹瞬之间,两道红影,急闪而过,直袭凌落石的双目。
凌落石急合上眼睑,可还是“啵,啵”两声,几乎在同一刹那间,爆出了两柱血箭。
盛崖余的这两枚暗器竟是不受‘屏风四扇门大法’的影响,更是突破了他的护身气劲。
丹鳳朝陽
若是平时,凌落石或许还能有机会封挡,可这当口,他双掌吸住了铁游夏的两手,距离又近,竟是不及闪躲避开。
盛崖余抓机会委实抓得奇准。
血花激溅。
凌落石掩目。
凄厉的惨嚎出声。
惨烈已极。
凌小刀不禁惊呼出声,“爹!”
凌落石虽是去掩伤处,可强横无比的气劲却是勃发而出,激荡向四周。
铁游夏急忙双臂交叉,护住了面门,身躯却是不由自主的飞速后移,他本就双腿脚面没入了地下,登时在地面上拖出了两道沟壑。
盛崖余坐着轮椅如陀螺般滴溜溜的打转,却不是震退,而是先行察知了不对,滑掠了开去。
风亦飞与崔略商的情况就要惨了些,被劲风刮得横飞而出。
急掠上前的冷凌弃亦是被劲风震得飘飞。
风亦飞甫一落地,一个翻滚跃起,就赶紧给自身上了记春分恢复。
经脉里空落落的感觉登时好了许多。
铁游夏与崔略商一稳住身形,就已反攻了回去。
凌落石而今虽然目不能视。
完美重生
但仍是一掌‘将军令’格住了铁游夏的重掌,将之震退了老远。
于同时间,还一脚侧踹,踹飞了崔略商。
他在吃疼遭遇重创下,依然是临危不乱,认位奇准。
似乎还比方才更强悍了些。
铁游夏和崔略商真气损耗甚巨,已是虚弱了许多。
凰主霸權:公主挽城
风亦飞骇然的发现,凌落石身后现出的门户泛起了淡淡的金色。
不是这么坑爹的吧?
还能临阵突破?
特么又不是有主角光环的人物!
这要被他爆种,达致‘屏风四扇门’大法第四重境界,那还怎么打?
凌落石怒嚎了一声,他的一双眼睛,已是恐怖难看至极,浮肿无比,像是随时会暴开一样,让人怵目惊心。
状态也很不对头。
埕亮的大光头上青筋浮凸,如小蛇般扭动不休。
整个人还变得更壮硕了些,肌肤都变成了赤红的颜色,隐泛金芒,还在升腾着白茫茫的雾气,像是要被蒸熟了的虾子一般。
可他并没有抢攻。
以他的武功,就算瞎了看不见,要察知周围的人,并不困难。
凌落石又是一声嘶嚎,双手一展,数十点血珠飞起,凝滞在了空中,像是劲箭一般朝着各人所在位置袭去。
那是他自己眼中流下的血。
风亦飞惊急的闪避,却忽然发现,凌落石袭出的血滴竟是连凌小刀,宋红男都没有放过。
这绝对是有心为之!
虎毒尚且不食子,他居然连妻子女儿都要杀。
风亦飞不及救援,冷凌弃就在左近,却是赶了过去,挥剑挡住了血滴袭去的方向。
他的剑一下就碎了,人也被血滴蕴含着的巨大劲力撞飞了出去,鲜血自口中狂喷,摔做了滚地葫芦。
凌落石周身蒸腾着烟霞薄雾,可身躯却在猛烈的震颤,忽而躬身弯腰,忽而挺直身子,痛苦的呻吟出声,幻出的门户虚影也是一下银白,一下漾起金芒。
盛崖余乘着轮椅一闪而前,手影一扬。
只见千百道水晶一般的暗器,齐打了过去。
这一扬手间施出的暗器,在夕照的阳光下闪烁着夺目的光辉,似四散而包抄过去的音符。
凌落石居然像没法子闪避,照单全收,所有暗器一齐打到了他的脸上,胸上,身上,每一发都准确的命中,插刺得他像只水晶刺猬一样。
可中了这么多暗器,他反是如同消解了痛楚,缓了口气,一掌遥空横抡向盛崖余。
盛崖余的轮椅轮子急转,竟是耀出了火光,险之又险的避过了掌力笼罩的范围。
轰的一声,地面上登时多了个不知深有几许的大坑。
凌落石一击未中,却是头也不回的急纵了出去。
他竟会在这节骨眼想要逃走!
风亦飞心中已有猜测,他绝对出了状况,十有八九是走火入魔之类。
砍斷魔爪 伊恩·弗萊明
億萬首席,人家不要恩哼
决不能让他轻易逃了!
大漠蒼狼:絕密飛行 南派三叔
手印一结,轮转不休的阵字纹章在身前浮现,内缚印启动,风亦飞的身影瞬即在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直追了过去。
可凌落石的掠行速度不知比原先快了多少,饶是风亦飞追得急,却始终相隔了数丈。
这段距离仿似天堑,无法跨越。
连连弹出的剑丸有命中,但没造成多大伤害。
凌落石是不管不顾,沿着直线纵掠,不论阻挡着的是围墙,还是楼阁、假山,都是一头撞了过去,摧古拉朽般,丝毫没有阻滞。
风亦飞已明白他要去哪,这是通往三叛斋庭院一角那古井的方向。
他想要从那里逃离!
风亦飞有内缚印的辅助和趾剑的加成都追不上,盛崖余等人更不必说,全都是追之不及。
藍領教皇
未來軍醫 勝己
眼见凌落石已快近那古井,风亦飞心底的急躁恼火实在难以言表,不禁怒喝出声。
“凌老鬼!有种别逃!”